2018.3.8 濒死的?

大姨妈第一天,刷新了疼痛的新高度!

洁癖症暂时不药半愈,缩在厕所地上的脸盆里,把最脆弱最难受的部位包起来,妄图把自己缩成一只球。

浑身湿漉漉的冷汗,瞬间理解了喵为什么喜欢挤在杯子里、盒子里的感受。

里面的棉睡衣都已经湿透了,原本外面毛茸茸的珊瑚绒睡衣上,清晰地湿滑感,凉飕飕的。

这样下去,感冒就完了。一定要爬起来吃药,得待在温暖干燥的地方。

晕晕乎乎、挣扎着爬起来的瞬间,觉得自己就像只被割了喉,濒死的鸡,努力向外扑腾着,寻找救赎。

找到药,加倍吞了下去。蜷缩在又铺了一件厚睡衣的沙发上,居然还有心思自嘲,再没心思讲究,还是不想让汗蹭蹭的自己直接躺到没法清洗的沙发上。

跪坐着,把脸靠...

梦回·旧时青石弄

犹记得少时青青石板,哒哒哒地,踩着江南烟雨,一不小心便浸染丝丝凉意。

百曲幽转间,恍然只剩一人,只余滴滴水声回荡,幽幽深邃间,沁凉中,燕尾堂风呜呜……心悸!

惶惶呼同伴,回声萦绕中仿若与世隔离。
跄跄光亮处,人声嘈杂间安然终归俗世。

白煦过隙,新楼广厦,堂屋旧院青石小弄难寻觅。
欲求周公,迷雾萦绕,曲径深深海市蜃楼不复忆。

忽然发现,活了三十来年,除了一两段抓心挠肺的暗恋,完全没有完整的感情经验。所以,从来不曾真正理解文学影视作品里无血源男女之间如天雷勾动地火一般的互动╮(╯▽╰)╭
我想这也是我总是做不出中长篇文学作品的原因
(ー_ー)!!

在纠结,要不要写读书笔记来“勉励”(勉强)自己多看看书……每天一空下来就翻同人,沉浸在2.5次元什么的,真是够颓的……

© 莫歌那 | Powered by LOFTER